学生党,寒假暑假小长假出没!吃叶喻,各种喻,喜虐……

【叶喻】温柔以待『叁·拾』

相信我,好不好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『叁·拾』
 
“骗你什么?”叶修看着喻文州笑了。“我还能骗你什么?”
 
喻文州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,看了有几分钟之久,叶修也由他看着。
 
“放心吧,不会再骗你了。”
 
喻文州最后还是舒了口气,偏过了头,却总没露出什么好脸色,连用来应付别人的那副脸色都没有了,“知道了。”
  
叶修看他那样子,知道他还在怕。
 
他从小到大都在怕。
 
喻文州咬了咬唇,说实话,他若说自己信了,那是不可能的,他所说自己不信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
  ...

【叶喻】温柔以待『廿·玖』

我不想他步我的后尘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中国队,赢了。
 
进入了总决赛,好像理所当然一样,能被称为传说的他们,能赌,也敢赌。
 
他们,并不担心自己会输,他们只是担心,喻文州会输。
 
奥利弗看着台上的喻文州,松了口气,走出了会场,拿出了手机,“栎兰阿姨,州州赢了。”
 
“嗯,我看了比赛。”秦栎兰在电话那头,舒了口气,语气却还是有点不快,“小州他还好吧。”
 
“嗯,被那个领队照顾地挺好。”
 
“测出来了吗?叶修对小州到底是什么样的?”
 
“这,恐怕我说不好。”
 
“说不好...

【叶喻】温柔以待『廿·捌』

『廿·捌』
 
“连领队都上了,中国队准备怎么办?”
 
“那个剑客不是和中国队队长是一个队的吗?是不是要打配合啦?”
 
“那个领队的号,是散人吧,世界上唯一仅存的散人。”
 
“中国队队长的战术到底是什么呢……”
 
“文州州的战术你们要看得懂就不至于被中国队淘汰了,还有,你们还下不下注了?马上就开始了!!”
 
“我说英国队队长有你这么坏气氛的吗……我买中国队。”

“切,你们有啥气氛,不就是小组赛淘汰队队长交流会嘛?”
 
“不不不,现在已经是所有战败国家队队长交流会了,我也买中国队,反正也是被人家按在地上蹂虐过的。...

【叶喻】温柔以待『廿·柒』

与他最默契还是我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『廿·柒』
  
“欢迎来到世界荣耀职业联赛,瑞士苏黎世专场的半决赛中国队对法国队的现场,今天的这场比赛将决出进入决赛的名额!我是你们的主持人……”
 
擂台赛,两队实力不相上下,各得了一半的分数,所以,团队赛的结果就是最后比赛的结果。
 
“总算到了这一天了。”法国队领队叹了口气,坐在领导队席上,“必须全力以赴,不可懈怠。”
 
“走了,文州。”叶修从位子上站了起来。“乐乐,二黄,小周,准备好了没?”
 
“我靠老叶你再叫乐乐试试看!!”(◣ω◢)☄
 ...

【叶喻】温柔以待『廿·陆』

“想当喻家媳妇吗?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『廿·陆』
 
“文州,来,啊。”
 
“不要,不吃。”
 
“吃一口啦,又不是毒药。”
 
“师兄给的都是毒药。”
 
叶修看了看手里保温盒里的汤,刚刚奥利弗听说自家师弟生病了,笑的十分开心的拎了一个保温盒过来,说是,药膳,特别有功效。
 
“我看挺好的,这汤挺香的,你师兄又不会害你,人家是对你好。”叶修表示什么那家伙送什么都不行,不过补身体的还是要吃的,那家伙再怎么说也是个医生。“文州你也该补补了。”
 
“这个药膳是我妈妈创的,先传给...

【叶喻】温柔以待『廿·伍』

“劳改释放是可以的!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『廿·伍』
 
〖荣耀各大公会会长和谐发展讨论组〗

【中草堂】天南星:朕的国库已经空了。

【兴欣】晓枪:同上,一夜回到解放前啊。

【霸气雄图】游峰电:你们也这样啊,我们屯了五年的稀有材料啊一下都没了。

【兴欣】晓枪:你们战队队长也削你们啦,不行不行,叶神今天太可怕了……

【中草堂】天南星:其实我们中草堂还好啦,反正平时也被你们兴欣剥削的差不多了,只不过王队突然打电话回来让我们全部弄出来交给刘小别,压根就没几件稀有材料了。

【霸气雄图】游峰电:这么一想突然觉得平衡了。对了,蓝溪阁老...

【叶喻】温柔以待『廿·肆』

一叶可以障目,一叶亦可知秋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『廿·肆』

喻文州感觉仿佛浮在水上,随波逐流,起起伏伏,耳畔似有人在低语,眼前一副副画面略过。
  
“那孩子,是跳级生吧,好厉害啊。”
“可是,那么小的孩子和我们能玩的到一起嘛?”
“人家是天才嘛,目标可是清华,除了学习就是学习,怎么会和我们玩呢?再说了,人家懂荣耀吗?”

“对了对了,荣耀联赛是不是要开赛了?去看吗?”
“不行吧,我们要高考的说,现在有时间的也只有那个小天才了吧。”
“是啊,直接被保送录取了的说,真羡慕啊,人家的才华啊。”
 
很早以前,早在喻文州进...

【叶喻】温柔以待『廿·叁』

我们,是一家人啊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『廿·叁』
  
喻文州躲开了叶修的手,摇了摇头,“我刚刚做了个梦。”
 
叶修在喻文州旁边坐了下来,握了握他的手,一片冰凉,他在发冷,“你该回床上躺着,而不是在这里吹冷风。”
 
“是个很久没做的梦了,上次做的时候,还是第四赛季刚出道的时候,”喻文州没理他,自顾自地说着,“在梦里,我没有意外地买错票,我去的还是师父的心理学讲座,没有闲着无聊去看荣耀的比赛,也没有遇到你,也没有放弃学业,我成功地从清华医学院毕业,跟着师兄出国留学,什么事情师兄都会陪着我,我也不是独自一...

【叶喻】温柔以待『廿·贰』

这一切,你真的都不要了吗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『廿·贰』
  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在下是霸图战队副队长,张新杰,第四赛季出道,也算个中生代选手吧。
 
没错,在下正在蹲墙角偷听。
 
如果你觉得不符合在下的人设,在下只能告诉你,你肯定不是在下的女友粉。
 
如果你要说在下不务正业的话,在下可以告诉你,收集八卦情报是人类一生的正业

 
啊,你说里面怎么样了,啊,业务机密,不方便透露,要怪就怪这酒店墙太厚,真不是在下听力不好。
 
而且,听墙角的又不止在下一个。
 
“张新...

【叶喻】温柔以待『廿·壹』

这一切,都只是个错误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『廿·壹』

“我不会再跑了,这样太拖你们后退了,我不能让你们分心。”喻文州又把被子往上提了提,声音带着些沙哑,“对不起,让你们操心了。”
  
“我对夺冠已经没什么价值了,但如果,还让你们多费心的话,我……”
 
“发烧都烧到说胡话了,这可烧的不轻啊。”叶修打断了喻文州的话,那些温度计走到床边甩了甩,“来,坐起来点,测下温度。”
 
“叶领队,这些我自己都会的,我自己来就行了,”喻文州抹了抹还在流的眼泪,撑起了身子,指了指叶修手上的温度计“另外,温度计还没有甩好。”...

1 / 4

© 王常忙碌岁闲 | Powered by LOFTER